逢糖

厉于眉,敛于睫

换了台电脑,键盘手感突变令我卡文(ಥ_ಥ)等《迦南》的仙女们对不起,再缓我一天,谢谢!

大逃猜NO.3【知年】

认领一下我家倒霉孩子,浑水摸粮成就达成√

巍澜衍生大逃猜:

cp 程慕生x牧歌





OOCx3!!!






一、




程慕生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,牧歌正在整理他新写的剧本。




瘦削的青年坐在窗户底下,左手边整齐地放着一叠老式的信纸,用一支钢笔压着;右前方摆着一瓶墨水,瓶盖还没来得及盖上;右手边放着一只玻璃杯,杯子里的茶已经见了底,半死不活地坨在一起。




牧歌拧紧了墨水瓶盖,端起残茶喝了一口。下午三点钟的阳光斜着照进来,染了他一身蜜糖色。




茶叶虽然非常不错,但残茶的味道毕竟不会太好,被稀释过又冷却了的清苦味让他皱了一下眉头。




盘子放在桌面上的轻响拉回了牧歌的注意力。白瓷盘子精巧漂亮,中间晕开一道烟青,一边摆了六块细长条的酥饼,一边摆了三块玉雪团子样的糕,都叠成整齐的“品”字状,小巧又好看。




程慕生在他对面坐下,递过来一块还冒热气的拭手巾。




牧歌接过来擦了手,随意叠放在右手边,抬头对程慕生笑。




程慕生扬起眉毛,示意他赶紧吃些点心,自己起身给他换了一杯新茶。




牧歌拿了一块糕,一凑近就闻到莲子和蜂蜜的清甜。糕做得十分细腻,入口生香,只是蜂蜜不像是一般市面上常见的槐花大枣蜜,是一种更加轻灵的甜味。小小一块糕,刚咂摸出一点味道就没了,牧歌忍不住拿了第二块。




程慕生少见他连用两块同一种糕的时候,看牧歌脸上浮出一些疑惑,知道他吃出了蜂蜜的不同。


“这次用的是桔子蜜,就是上回于小姐送的那两罐,你要喜欢这个味道,不妨再跟她要一些。”程慕生主动给牧歌解惑:“你约了她一道吃晚饭,若是喜欢,晚上的糕点就用这个。”




牧歌心思玲珑,听了这话,立即给出了一个温软的笑容。




程慕生喜欢看牧歌现在的笑容,温润,清俊,真诚,带着不动声色的自信,从心底里透出一股暖。


同大半年前的他判若两人。






二、




大半年前,深秋,枯索的树叶被风卷着满天满地飞,到了下午还淅淅沥沥下起雨来。




牧歌就是在这么个凄风苦雨的下午闯进程慕生的秘苑的。




木制的招牌被雨水浸着,斑驳地显露出岁月。仅容一人通过的门廊深而幽暗,在热闹的城市里像一扇通往异世界的门。




青石板路,竹林夹道,苔藓暗生。牧歌好像闯进了林妹妹的潇湘馆,站在石板路上踌躇不前。




程慕生难得在下午从厨房里出来,偶尔一次,就让他遇上了牧歌。




瘦削的青年穿着长风衣,不合时宜地露着一截脚踝,抬着头望着落完叶的石榴树的枯枝。风吹过来,竹子摇摇晃晃落下些许瘦长的枯叶,青年的长风衣的衣摆被吹起一些,好像他也是一片枯叶似的,被风驱散着流落天地间。




青年回过了头。




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温和又带着歉意地看着程慕生,嘴角抿着一个苍白的微笑。




清俊,挺拔,温和。


以及暗藏眼底的忧郁和动人心魄的苍白。




“实在抱歉,我马上就离开。”青年的声音低沉又透亮,抓人耳朵,动听得很:“这里很漂亮。”他说话得时候专注地看着程慕生的眼睛,一句普通的赞美被他说得十分真诚。




程慕生鬼使神差:“外头下着雨,你没带伞,进来坐坐,等雨停了再走吧。”




这大概是他做过的无数个决定中最英明的一个。后来程慕生知道牧歌虽然十分温和,但也并不是那么好接近,如果不是那个下午,天时地利人和,光是敲开牧歌的心门都得花上好一番功夫。




牧歌一坐下就有人端上了一碟酥点,一杯清茶。




程慕生拐进了厨房,第一刀落在案板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。一个陌生人,甚至不能算客人,没有预约,也没有要求,他却想给他做一桌菜。




他反应过来后也没纠结,继续处理着手上的食材。




那有什么关系,他是老板,他说了算。毕竟,熙攘人流,一个眼神就动人的实在是太少了。




他把白菜雕成浮在清汤上的莲花,红烧肉浓油赤酱,配一小碗晶莹剔透的白米饭,亲自端上桌。




牧歌受宠若惊,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好像下一刻就要来一个九十度鞠躬。




“这实在是太麻烦您了,”牧歌在程慕生的示意下重新坐下,“谢谢。”




他今天没有吃饭,准确的说,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了。他在这繁华城市里游荡着寻找新的灵感,告别占据了他情窦初开后所有的暗恋的女孩。




看牧歌吃饭简直就是对一个厨师的赞美,他吃得不快,甚至每一口都十分克制,但是这种克制反倒让他看起来对食物很是虔诚。




赏心悦目。




吃完以后,程慕生拒不收钱,说这顿算他的,要给他贡献营业额就下次再来。




牧歌没办法,只能下次再来。




程慕生从来没告诉他这里得提前一周预约,也不接受即时点菜。




一来二去,连店里的老侍者都知道了,小老板在追人,在谈恋爱。




至于牧歌本人,大概就是,“全班都知道小明喜欢小美,只有小美不知道”。程慕生也不说,他相信时间和真心能给他想要的回馈,就像食物回馈美味一样。






三、




于小姐六点到,先喝了一点清茶,同牧歌闲聊两句,菜就上来了。




凉拌菰笋,清炒虾仁,豉汁排骨,糟熘鱼片,冬瓜老鸭汤。




于小姐一见这些菜就笑了,连说牧歌实在是有心了。






四、




四五个月前,牧歌正在准备一个新剧本,涉及一些故宫南迁的旧事,通过熟人联系到了一位老教授,是当时南迁的工作人员的儿子,正在老家休养,离上海不远,也愿意见他。




这时候牧歌终于反应过来,知晓了程慕生对他的心思,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,弄得见面都不大自在。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及时雨,就匆忙收拾了行李,往南边的一个小城赶,上了高铁才给程慕生发了条微信,说有工作先离开上海一段时间。




也许是高铁上信号不好,也许是程慕生没及时看见,也可能就是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回复——“注意安全,按时吃饭,等你回来。”




下了高铁有人接他,说是老教授的学生,正巧来看望恩师。老师身体不好,家里照顾的人走不开,就拜托他来接人。




老教授住在乡下,三层的小洋楼,门前一条清溪,望出去就是青山,邻居家的小孩跑来跑去,不热闹也不冷清。




开门的是个年轻姑娘,说是老教授的侄外孙女,姓于,引他们到小客厅,端上茶,请他们略坐一坐,马上好吃饭。




见到老教授是在饭桌上,桌上四菜一汤:凉拌菰笋,清炒虾仁,豉汁排骨,糟熘鱼片,冬瓜老鸭汤。




然后,牧歌就听了一个乱世生别离的故事。




不能说出口的爱慕,一片汝窑残片,斜阳下,瘦落得小巷两端,沉默着共守一支烟得时间,从此,一个向西入蜀,一个在不久后投入了淞沪战役,再没见过。




一个叫魏知年,一个叫励汉阳。魏知年后来有一双儿女,一个叫魏晴,一个叫魏川。




晴川历历汉阳树,是那个时代绝望的浪漫。






五、




于小姐看过剧本初稿后连连称赞,又有些担心牧歌将这段感情放在剧本中会不好过审。




程慕生从厨房里出来,端上最后一道糕点。用桔子蜜做的莲子糕小巧可爱,带着明目张胆又隐晦流深的甜蜜,就像现在的程慕生和牧歌。




临走于小姐送牧歌一个小本子,说是魏先生当年留下的日记和信件,她借来手抄了一份,给牧歌做参考。




程慕生和牧歌一同将她送到门口,一辆黑色的轿车等在那里,车窗将下来,车里人牧歌居然也见过。是老教授学生的外甥,那位魏先生的曾孙。




牧歌和程慕生站在一起,看车子远去,没入车流当中。




牧歌感叹缘分的奇妙,眼里映着繁华的灯火。




程慕生给了他一个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吻,表示赞同。




两个人拉着手,一前一后走进深幽的门廊。




长安静好,知年不惧。


end


参与吗朋友



巍澜衍生大逃猜小宣传

巍澜衍生大逃猜:

 性感婚介所,在线魔鬼cp,邀各位老师随机抽取排列组合,zyl48xby48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你看不到,欢迎大家积极参与!




本号将于22号中午12点开始匿名发表文章,截止晚上八点关闭评论 。


以评论为准。


结果于22号晚上公布


大家在评论积极参与猜猜每对魔鬼cp出自哪位老师之手,被猜到次数最多的老师加写一篇(内容随意)。


检验真爱粉的时刻到了


本次参赛老师


 @杂食离  @苏相遮  @走开你胖到我了  @离兮兮离☃  @不要煮我的饭  @RedPyramid  @逢糖 


本质婚介所自娱自乐小活动,来吗一起玩

【徐司白x韩沉】迦南(二)

预警与前文:【徐司白x韩沉】迦南(一)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.

 

韩沉被炸伤了,徐司白去医院看过一眼。

 

从辛佳死后开始,徐司白就能感受到韩沉对他的不待见中多了一丝怀疑,这种怀疑一开始是隐秘而试探的,直到许楠泊跳江以后,在七零八落面目全非的尸体面前,才露出了尖刻的锋芒。

 

徐司白不得不承认韩沉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,他聪明,缜密,冷静,敏锐,且比五年前更加成熟。

 

徐司白简直有些珍惜这个对手了,这种猎手与猎物随时反转的刺激牢牢抓着他的神经,欲罢不能。

 

如果不是因为苏眠的话,他倒是很愿意好好谋划,跟韩沉较量一场。不,正是因为苏眠,他必须好好谋划,唯有彻底的胜利才能实现他多年的念想,才能捧住他的生命之光。

 

而此刻,韩沉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尚未醒来,过长的刘海搭在眉毛上,显露出一点具有欺骗性的孱弱。

 

一点像白兰又像含笑的香气,不知疲倦地缠绕上来。

 

徐司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。

 

 

02.

 

徐司白站在落地窗边,观察着这个城市的黑夜。

 

无数的路灯和偶尔经过的车辆,还有稀少的从楼房里漏出的灯光。


他开始放任自己的思维在这昏昏欲睡的夜色下游荡。

 

他想起他刚调到黑盾组的时候经手的那起抛尸案。

 

黑色的商务车急停在草地边上,车门一开,第一个下来的就是韩沉,冷白着一张脸,一看到他就停下了脚步,眉目间迅速压上了一点显而易见的阴郁,大写的不待见。

 

等队友们都与徐司白打过招呼,韩沉才被秦文泷半推半压地带到徐司白跟前。真到了面对面的时候韩沉的脸上又没了表情,好像那点生动的嫌弃只是徐司白错觉。

 

韩沉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,露出一截腕骨嶙峋的手腕。

 

徐司白握了上去。

 

韩沉稍微用了一点力气,抓着徐司白的手短促地晃了一下:“辛苦了。”说着就松开了手,绕过徐司白往现场走,长腿一迈,大步流星。

 

黑盾组的成员也跟了上去,徐司白落在后头,悄悄用拇指搓了一下掌心。

 

韩沉的手很热,带着一层枪茧,握上来的时候稳定有力,离开的时候无意蹭了一下,带起一串麻痒。

 

徐司白看着玻璃窗上映出的自己,左手正握着右手的手心。

 

 

03.

 

红灯的时间长得异乎寻常,韩沉扣着方向盘,等苏眠做决定。

 

向左是徐司白,向右是周小篆。字母团的人将两人绑架,捆上定时炸弹,放在两个方向相反的地方,只有苏眠的指纹才能停止炸弹的倒计时。

 

苏眠在副驾驶上哭得几近崩溃——徐司白是她十分要好的朋友,周小篆是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
 

向右的绿灯率先亮起,好像是天帮苏眠做的决定。她哑着嗓子挤出“向右”两个字,韩沉一脚油门踩下去,一路狂飙。

 

苏眠上去救周小篆的时候,韩沉并没有跟上去。他把车掉头,警笛放上车顶,从烟盒里抖出一颗烟,盯着高出一截的白色滤嘴出神。

 

汽车封闭的空间里,像白兰又像含笑的香味慢慢聚集起来。

 

韩沉被甜蜜的花香激得回过神,连忙把抖出一半的烟塞回去,从左边口袋里掏出一只铁盒。铁盒从外面看就是普通的薄荷糖盒子,只是有几道非常明显的磨损痕迹,旧得不正常。韩沉一抖手腕,从盒子里倒出两颗口香糖一样的东西塞进嘴里,边嚼边从手套箱里翻出一瓶喷雾,对着自己的后脖梗子连喷数下。

 

辛辣的烟味很快盖过了甜蜜的花香,韩沉松了一口气,降下了车窗。

 

这时苏眠正好从楼道里跑出来,韩沉倾身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扣上安全带,一手拨下转向灯,一手拉响了警笛。

 

苏眠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。

 

她既没有闻到甜蜜的花香,也没有闻到辛辣的烟味。

 

她是一个发育不完全的Alpha,闻不到信息素,也不能彻底标记一个人。

 

 

04.

 

徐司白数着秒,离炸弹爆炸的时间还剩两分钟,苏眠没有出现,连隐约的警笛声都没有传来。

 

他闭上眼睛,近乎绝望地祈祷:“再救救我吧,不要让我那么快回到黑暗。”

 

一分钟过去,他的耳朵里依旧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炸弹倒计时的声音。不知道A是怎么想的,非要用这种老式的会发出声音的炸弹,提醒他还有不到一分钟。要么自救,要么粉身碎骨。


他的光,选择照在另一个人身上。

 

炸弹是用一个不伦不类的密码锁捆在他身上的,输对了密码就能把炸弹从身上拆下去。徐司白回忆着R声情并茂到有些造作的朗诵,慢慢输入密码。

 

还有三十秒。

 

徐司白听着由远及近的警笛声,按下了最后一个数字,小心翼翼地将炸弹从自己身上拆下去。

 

还有二十秒。

 

倒计时停止了,徐司白听见警察冲上楼的脚步声,一抬头对上了躲在对面那幢废楼上的A的视线。

 

A冲他扬了扬手里的引爆器,竖起五根手指,然后放下一根。

 

徐司白转身就跑。

 

下楼肯定来不及了,他刚才看到楼底下有一堆施工用的沙。

 

他从烂尾楼上一跃而下,巨大的爆破声在他身后响起。

 

他落在楼底下的沙堆上,翻滚着跌到草丛里。

 

天旋地转。


耳内嗡鸣,喉头腥甜,呼吸带痛。脑子里像被扎进了一根细长的针,尖锐地试探翻搅,简直把他的大脑当成一把丢了钥匙的锁,要用非常手段强行撬开。

 

徐司白晕了过去。

 

 

05.

 

苏眠抓着韩沉的衣领,哭得近乎绝望。自责、愧疚与悲伤让她喘不过气来,只有靠着韩沉,她才不至于跌倒在地上。

 

韩沉一手揽着苏眠的腰,一手扶着车门。

 

他盯着烂尾楼里窜出的浓烟,内心有种荒谬的不真实感。徐司白就这么死了?那个讨厌的、觊觎着他女朋友的男人,那个博学的、为了早点出结果而连轴转的法医,就这么在一声爆破中,清白又悲壮地牺牲了?

 

“徐医生!”

 

不知谁喊了一嗓子,苏眠从韩沉的领口里抬起头,发出一声细小的、又惊又喜的尖叫。

 

韩沉一回头,正看见徐司白步履蹒跚地从半米高的杂草堆里挪出来。

 

苏眠冲了上去,一把抱住了徐司白,一叠声地道歉,颠三倒四,带着愧疚、庆幸和纯然的喜悦又哭又笑。

 

韩沉向前走了几步,又停住了,不远不近地站在一边。

 

徐司白慢慢挣脱了苏眠的拥抱,往后退了半步。他的目光越过苏眠的头顶,盯着站得笔直的韩沉。

 

他的眼神太过复杂,看得韩沉疑惑又不自在。

 

空气中爆裂出一股伏特加的味道,霸道又强势,离得近的小警员被冲得跌了个跟头。

 

韩沉的腿有些发软,咀嚼式的抑制剂效果有限,隔断喷雾并没有很好地将这波爆发式的Alpha信息素阻隔在外。

 

他屏住呼吸,迅速低下头,从左边口袋里掏出旧糖盒,倒了两颗塞进嘴里。苦涩的味道占据了味蕾,难以言喻的腥辛逼出了一点生理眼泪。

 

韩沉再抬头就看见徐司白拒绝了护士的搀扶,自己上了救护车。

 

车门将关未关时,徐司白坐在半明半暗处,侵略又克制地看了韩沉一眼。


*


================


下一章就能写卧底韩沉了,激动地搓搓手



【齐衡x伯力】香

阅读须知:

1.本文为巍澜衍生,齐衡(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)X伯力(《大漠嫖姚——霍去病》)拉郎同人,并强行让齐衡跟伯力一个时空

2.私设如山,非常OOC,包括但不限于对齐衡所在时空的改动,我流汉朝,不要考据,谢谢

3.对涉及到的历史人物没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,各路大佬高抬贵手

4.文盲耍流氓产物,本文涉及的一切文史军事都是我瞎编,婴儿手推车预警

请确定以上都能接受,祝您阅读愉快。

 

===========最后一次预警,现在走还来得及!==============

 

元鼎四年的夏天,使者从漠北回来,经过代郡的时候,派人给代郡太守传话。

伊稚斜单于确实死了,继位的是乌维单于。

齐衡有些发懵,拉着来人的袖子重复了一句:“继位的是……乌维?”

来人看着这位太守大人面上神色,似哀似恸,一时不知如何作答,只得讷讷道:“是乌维单于。”

齐衡的脸上瞬间脱去了血色,双唇似有千钧重,哆嗦了一会儿,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嘶哑的音节。

来人低下头去,举起了手里的漆匣子:“这是乌维单于指明了要给大人您的。”

齐衡垂眼去看,见只是一只普通的漆匣,汉地的工艺,做工虽然考究但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甚至角落里磨损了一些,显出一些不合宜的陈旧。

齐衡伸手接过了漆匣,匣子入手很轻,不晓得里面放了什么。

来人行了礼,说要赶回使团,只在门房匆匆饮了一杯白水就走了。

齐衡打开匣子,匣子里面的东西叠得十分整齐,看不出是什么。

齐衡伸手去拿。

那东西的触感很是古怪,非丝非帛,反倒像是……

他还没有想清楚到底像什么,那叠东西就先打开了。

一张山河图。

青山夹着流水从一端奔腾而下,在另一端收成一束,斜阳欲暮。

颜色用得鲜艳,画却算不得工巧,只是有几分眼熟。

齐衡侧过身,将画举起来对着光。

那不是用笔画上去的,而是用针刺上去的。

齐衡终于想到了这东西像什么。

 

 

 

齐衡病了,在床上昏沉数日,不算安稳睡着,也不算醒着。偶有清醒的时候,却吩咐点了一炉香,把所有侍候的人都赶了出去。

香是很多年前,他还在长安的时候惯用的,自那日分别后,他再没有点过。

炉里很快升出袅袅的烟,齐衡终于缓缓睡去了。

他梦到了从前

齐衡一下子惊醒过来,满头大汗。

他跌跌撞撞地下榻,一路碰倒了数件摆设,从漆匣里捧出那张山河图,对着光仔细看。

夹着流水的青山与他处并无区别,没有一个齐衡牙齿形状的疤。

一炉香正好燃到尽头,飘出最后一点袅娜的烟雾。

===End====

徐司白x韩沉‖迦南(一)

阅读须知

1.本文为电视剧《美人为馅》衍生同人

2.主徐司白X韩沉,含一些all韩沉!!all韩沉!!all韩沉!!!

3.我流ABO插件预警,咬腺体+内腔成结=完全标记,标记可以通过三个阶段的手术洗去,标记了Omega的Alpha和被标记的Omega能闻到别人的信息素但不像未标记的AO那么敏感,同时对他人的影响也大大减弱

4.非常OOC预警,私设如山,包括但不限于当年卧底的是韩沉

5.文盲耍流氓产物,各路大佬高抬贵手,看到的都是缘分

6.A徐司白,发育不完全的A苏眠(白锦曦),B白锦曦,装A韩沉;老梗恒久远,狗血永流传

如果以上都能接受,祝阅读愉快

=========最后一次警告,现在走还来得及!!==============

00.

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,天却还没有全暗,留着一线苍蓝的微光。

水边抱膝而坐的人只有一个模糊侧影,矜贵得像一尊白玉雕像。

月亮别在临水得树枝上,空气中浮着一点幽幽的甜香。

徐司白猛地从梦中惊醒。

不大得病房被阳光照得通透,白锦曦睡在病床上,一缕阳光亲吻着她的发梢。

空气中只有一些消毒药水的味道。

徐司白松了一口气,慢慢坐直了身体,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弄着白锦曦发梢上的阳光,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,在阳光落在她的眉梢前挡了开去。

01.

韩沉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。

徐司白在住院部楼下将韩沉摔出去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,看着穿着病号服的男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又瘸着腿站起来,他不无阴郁地想,这个男人能永远瘸着就好了。

他们扭打在一起,徐司白抱着韩沉的腰想再一次把人摔出去,韩沉却不让他如愿,手肘狠狠击打在徐司白背上,力道大得徐司白眼前短暂地发黑,他不得不松开手,转身的同时皮鞋坚硬的鞋跟撞上韩沉受伤的小腿。

韩沉闷哼了一声,跌跌撞撞地退开数步,病号服的裤腿上很快晕开了一小片猩红。他毫不在意,咬着牙盯着徐司白。

徐司白也盯着他,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的思想在这一刻无比统一,都想让对方去死,又偏偏不能。

放弃所有格斗技巧,两个急需泄愤的男人只想把一身蛮力加诸彼身。

他们僵持在住院楼外墙的角落里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空气中泛出一些花香,夹杂在医院刺鼻的消毒药水的气味里,甜蜜得让人无法忽视。

“你们俩在干什么?”秦文泷的到来打破了对峙的局面,两人同时收了手。徐司白到底顾及着人前的形象,一松手立刻将衣领和围巾整理整齐,风度翩翩地对秦组长点了个头。

韩沉梗着脖子站在那里,听秦文泷和徐司白你来我往地一番恭维。他一身病号服,本来就松垮的领口在刚才又崩掉了两颗扣子,歪斜着露出一片苍白的胸膛。

空气里的花香更浓了,像是白兰,又像是含笑。

这个季节的岚市室外不可能还有白兰或含笑,这种甜蜜的花香只能是信息素的味道。

受伤又淋雨以至于高烧又鼻塞的韩沉终于也闻到了花香,半句粗口在舌尖滚了一圈还是被镇压在了齿缝里,只泄露出一点似是而非的音节。

“秦队,伤口裂了,我先进去包扎。”他扔下这么一句就往住院楼里走,瘦高的青年单手捂着后脖颈子左右活动,步调倒是强装出来的稳当。

“这臭小子。”秦文泷忍不住骂了一句,像个为熊孩子操碎了心的奶爸。

“秦队,我还有点事,今天就先告辞了。”徐司白拢了拢身上的长风衣。

“那好,黑盾组期待徐医生的正式加盟。”秦文泷也没留,两人简单握了个手,就此别过。

徐司白步履匆匆,所有的仪态维持到他坐进车里关门落锁便轰然崩塌。

他盯着自己鼓胀的裆部出神。

冷静,这可以解释,毕竟刚才打了一架,有点反应也很正常。

他把手搭在方向盘上,脸埋在手臂里。

深呼吸,深呼吸冷静一下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衣袖上沾染的那点甜香猝不及防地涌入鼻腔,神经比理智更早一步接受了甜蜜的贿赂,忠实地传达着愉悦与兴奋,让徐司白头皮发麻。

长久未至的性冲动在这一刻席卷了他,荒唐,不合时宜,却毫不留情地没顶而过。

02.

徐司白做了一夜乱梦。

一会儿是灯光昏暗的酒吧,装在烈酒杯里颜色艳丽的洋酒相继落入洛克杯;一会儿是画室里堆得乱七八糟的颜料罐,画到一半的美人被冷落在画布上蒙尘;又一会儿是落了一地的玫瑰花,凌乱地踩出一地紫红的印子。

他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,没有拉严的窗帘里漏进一截月光,房间里充斥伏特加的味道。

徐司白从床头柜里翻出一盒抑制剂,面无表情地压出两粒扁圆的药片咽了下去。

那点甜蜜的花香,像白兰又像含笑,盘亘在他的鼻端,在一屋子烈酒味中旖旎地阴魂不散。

03.

辛佳死了。

她常说他们一起长大,可他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她。

“我早就知道你是Omega,五年前就知道,”女人娇俏的脸蛋扭曲出一点疯狂的笑意,“可我还是爱你,我没办法不爱你,就算你被标记了也一样!

“你当年执意要留下最后一点连结,不肯做最后一次手术把这个标记彻底洗掉。可你知道标记你的是谁吗?”她的眼里带着恶意的爱恋,一眨不眨地看着韩沉。

她并不理会韩沉一叠声的逼问,自顾自地说:“你终于肯正眼看我了,好极了,好极了。”她的脸上浮起一个微笑,转身迎上了那发要命的子弹——

“就不告诉你。”

韩沉睁开眼睛,盯着天花板出神。

如果辛佳没有说谎的话,那么当年标记他的就一定不是苏眠。当年他受伤昏迷住院,第二性别不可能瞒过辛佳,但她没有在这一点上说谎的必要。可是他明明跟苏眠约定好了一毕业就结婚,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给他打上标记?如果不是苏眠,那又是谁?

无论是谁,一定跟五年前的案子有关。

韩沉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人,这个残留着一点尾巴的标记就没有存在的理由。找个时间彻底洗掉就行了,没有必要为此烦恼。

04.

徐司白在办公室的地上醒来,保持着倒地时蜷缩的姿态,许久没有动。

他设计安排,与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,只为守着他的生命之光。

可那点纠缠不去的像白兰又像含笑的香气给了他最无情的嘲笑:承认吧,你终将屈服。

他的欲望之火,不是他的生命之光。

05.

徐司白第一次看见韩沉是在警校开放日的操场上,他带着相机,来看苏眠。

他的女孩一手拿着秒表,一手拿着一罐运动饮料,在操场边上喊加油。

他记录着苏眠开心的样子,眼见着他的女孩兴奋得蹦起来,然后,他的镜头里出现了韩沉。

韩沉那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,同色作训裤,往火红的塑胶跑道上一瘫,露出一截细白的腰。苏眠一把将他拉起来,一滴汗淌过他的脖子,挂在微微泛红的锁骨上。

徐司白透过镜头看着两人笑闹,怔愣着有些走神——好一双璧人,幸福快乐得像会发光。

然后,韩沉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乌沉沉的眸子里收敛了一切快乐,冰冷得像无机质的玻璃珠子,精准地望透了摄像机的镜头。

徐司白的手指快过了大脑,按下快门之后才回过神来。

他的心狂跳起来,恍惚间若闻枪响,被这如有实质的一眼一枪开在心上。

徐司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从相机后面露出半张脸,假装不好意思地冲韩沉笑了笑,偏转镜头随便拍了几张。

韩沉移开了视线。

——TBC——

“敌情如何?”

“还有一个没什么用的百岁老人。”

“他们宣布投降了?”

"Stev…"

今天在隨緣上看了一篇豹冬友情向帶一點盾冬無差的文,太太太感動了QAQ

不為了詩一樣的文筆,單單為了“為了選擇”!

終於有人重點寫了“為了選擇”了啊啊啊啊啊,終於!!為了選擇而更勝於自由的權力!!!瘋狂表白!!!!!!

天九51集真的是政哥!!官逼同死啊啊啊啊啊

【师昭】运筹帷幄(下)

阅读须知:

1.本文为电视剧《军师联盟》师昭同人,名字前后有意义

2.婴儿玩具车预警(有蒙眼+军事问答play,雷的麻烦绕过链接),OOC预警x3

3.前文指路运筹帷幄(上)

4.文盲耍流氓产物,涉及的一切军史知识基本都是我瞎扯,各路大佬高抬贵手,看到的都是缘分

5.时间线在曹爽伐蜀前数日

6.如果以上都接受,祝阅读愉快

 

==============最后一次预警,现在走还来得及!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司马师别开了视线,去看案上那盏孤灯。灯影像一个神秘的怪物,不断变化着,斑驳出线条诡异的弧形,一环一环地套着,交杂在一起像他不可言说的欲念。

 

司马昭在司马师别开视线的那一刻闭上了眼睛。眼睛有什么用呢,在这样的时候?不能看他,不能泄露半分倾慕和妄念,连苦楚都不能教他知晓。

 

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

屋外有轻微的风声,穿过庭院里疏落的修竹,摇动着扭曲而古怪的影子,落在清水一样的月光里——他们都以为对方的心思如水一般坦荡干净,而自己的心思是只敢在暗夜的角落里滋生的心魔。

 

他们同时睁开了眼睛,鬼使神差地对视了一眼。

 

司马师背对着灯火,司马昭的眼睛却被那一点光照透了。

 

毕竟是兄弟,那点心思在眼神里堆堆挤挤,怎么瞒得住呢。

 

兄长的神色在灯影下晦暗不明,司马昭耸然一惊,可他几乎在一瞬间从惊惧中脱离出来,带着一点绝望和难堪,更多的却是莫名的快意,哪怕颤抖的呼吸间都带痛。

 

而司马师却僵在原地,他放在手心里娇宠的弟弟,原来同他怀着一样的心思。他近乎是又惊又怒,又带着隐秘的窃喜,就好像自己种下的树苗竟然长歪了,可歪的弧度正好契合了他的心思,青翠可爱地伸进了他的窗棂。他一时不知做何反应,下意识地收敛起了一切表情,暗暗咬紧了牙关。

 

司马昭慢慢爬起来,跪立在地上,仰着脸,嘴角弯起一点笑:“……哥。”他的声音哑得厉害,眼睛里噙着泪。

 

司马师居高临下地看着司马昭。又是这个表情,从小到大只要犯了错,在爹娘面前总是一副又别扭又倔的样子,惹得爹跳起来就要打,可到他跟前却永远是乖巧又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
 

“哥,你抱抱我吧。”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昭看不清司马师的神情,也听不到声音,他的五感好像被封闭住了,整个人绷得极紧,一点外力就能将他折断。

 

然后,他被司马师一把拎起来,狠狠箍进怀里。

 

司马昭的鼻梁狠狠撞上司马师筋骨结实的肩膀,眼泪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,止不住地落下来。

 

春衫轻薄,司马师抱着司马昭,一手按着他的肩胛,一手搂着他的腰。手掌底下的身躯热得反常,不住颤抖着,仿佛承受着不可名状的痛苦。他的呼吸无法抑制地沉重起来。

 

司马师的呼吸一声一声地打在司马昭的耳畔,好像是从年少荒唐的梦境里逃脱出来,带上了真实的热度,要将他灼化。

 

春衫太轻薄了。司马昭难堪地近乎想要蜷缩起来,隔着衣衫相贴的身体,根本瞒不住半点反应。可司马师的手臂犹如铜浇铁铸,他连挣扎都做不到,尴尬万分地僵住了。

 

然后,司马师含住了他的耳朵。

 

柔软的嘴唇贴着耳廓轻轻磨了磨,湿热的舌头拨弄着耳珠,牙齿戏弄着耳骨。

 

“昭儿……”司马师放松了手臂,横过肩胛的手改放在司马昭的脸上,手指近乎爱怜地在他脸上蹭了一下。

 

司马昭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一样,努力弓起腰。

 

他终于看清了司马师的眼神,和他三分像的眼睛里是同他一样的欲火丛生。他试探着,把手圈到了司马师的脖颈上。

 

那些隐忍的火,今夜必定燎原。

 

“昭儿啊……”

 

 

司马昭再一次躺在了舆图上【🚲】

 

案上的灯火哔啵一声,爆出了一朵灯花,摇曳了两下,灭了。

 

月色慢慢侵袭进来,照见舆图勾勒的山河之上,一对交缠在一起的人。

 

====End====

 

PS.蠢lo主被蓝血月的神秘力量击中,昏昏沉沉病了几天,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些啥QAQ喜欢的话从外链回来记得给lo主比个心,谢谢。

外链挂了的话在评论里给我提个醒,我补一下或者私发~